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群體性孤獨

時間:2020-01-30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雪莉·特克爾 點擊:
群體性孤獨

 
  麻省理工學院社會學教授雪莉·特克爾為了研究人與機器人之間的互動,15年來深入兩家養老院,對200多人做實地研究。她認為信息技術在給人們帶來溝通便利的同時,也使人與人之間的關系弱化。人們發短信、發郵件、上社交網站、玩電子游戲,從形式上看人們之間的聯系似乎更輕松、更密切了,但實際上更焦慮、更孤單。
 
我們通過機器重新定義了自己
  技術是極具誘惑力的,因為它能彌補人性中脆弱的一面。而我們的確是非常脆弱、敏感的物種。我們時常感到孤獨,卻又害怕被親密關系所束縛。數字化的社交關系和機器人恰恰為我們制造了一種幻覺:我們有人陪伴,卻無須付出友誼。在網絡世界中我們彼此連接,同時也可以互相隱身。比起面對面交談,我們更習慣于發短信交流。一位年近五旬、憂心不已的母親講述的這個故事,就能很好地說明這一點:
 
  我當時正在尋找一個新保姆。通常,我都希望在應聘者自己的住所面試她們,因為我認為這樣能夠更好地考察她們。所以,當一個叫羅尼的人來應聘時,我和她約定了面試時間。她的室友為我開了門。我告訴她我是來面試羅尼的,能否幫我敲敲羅尼的門。這個女孩看上去非常驚訝:“噢,不行。我從不敲門,那樣太冒昧了,我會給她發短信。”于是,她發了一條短信給離她不到5米的羅尼。
 
  我們的生活為何變成如今的模樣,我們是否滿意這樣的生活?人們很早就開始借助互動式、反應式的計算機反思自我,思考人與機器之間的區別。計算機不再等著人類來賦予它們意義。如今的社交機器人能與我們進行眼神交流、侃侃而談,并學著識別我們。它們向我們賣萌求收養,我們也想象著有一天它們能給我們以回饋。如今機器人設計領域討論最多的話題正是關于陪護功能的研發。這些新興技術預示著什么?一些人希望未來機器人能幫忙清潔地毯、洗衣服,另一些人甚至希望發明機器新娘。社交機器人是真實人際關系的一種替代,而網絡終端設備提供的計算機中介式社交,則是真實人際關系的另一種替代。當我們和機器人談情說愛、和智能手機難舍難分時,我們通過機器重新定義了自己,也重新定義了我們與他人的關系。當人類寂寞難耐時,網絡正散發著迷人的魅力,但倘若我們沉迷于此,則會錯失獨處的快樂。
 
何為“真實”
  2005年11月末,我帶著14歲的女兒麗貝卡來到坐落在紐約的美國自然歷史博物館,參觀達爾文主題展。展覽入口處陳列著兩只巨大的海龜。它們來自厄瓜多爾西部的加拉帕戈斯群島,也正是在那里,達爾文展開了聲名遠播的進化論研究。博物館將這兩只海龜視為奇珍異寶。在充斥著各種塑料模型的博物館里,只有它們是活的,而且和達爾文在150多年前看到的加拉帕戈斯海龜一模一樣。有一只海龜藏了起來,另一只則蜷縮在籠子里,紋絲不動。麗貝卡仔細地觀察著這只海龜,過了一會兒,她說:“他們完全可以用一只機器龜的!”我大吃一驚,問她什么意思。她說,如果海龜只是在博物館里無所事事、一動不動的話,完全沒必要千辛萬苦把它從太平洋的小島運到紐約。她十分同情這只海龜過著被監禁一般的生活,卻對它的真實性無動于衷。
 
  我開始與其他父母和孩子交談。我的問題是:“你會在意這不是一只真的海龜嗎?”一個12歲的女孩堅定地說:“它們什么也不用干,沒必要用活的。”
 
  達爾文主題展把生物的真實性問題放在了醒目位置,不僅展出了達爾文當年做野外研究用的放大鏡,而且還有他用過的筆記本,上面記錄著他第一次闡述進化論時的名言妙句。但是,孩子們面對遲鈍的、會呼吸的加拉帕戈斯海龜時的漠然態度,使這次主辦方關于“真實性”的賣點幾乎沒有什么立足之地。這次在博物館的見聞,讓我想起麗貝卡7歲時的另一件事。那次我們乘船游覽地中海,那段時間麗貝卡正熱衷于電腦上的模擬魚缸軟件。因此,當她發現海水里有什么東西在動時,興奮地指著喊道:“噢,這是個水母!它看起來像真的一樣!”后來我把這件事告訴迪士尼公司的一位副總裁,他說他一點兒都不驚訝。因為當年迪士尼“動物王國”主題公園在奧蘭多市開張的時候,主要的賣點就是里面養了各種“真”的動物——都是活體動物。然而,來到公園的第一批游客卻對此怨聲載道,他們抱怨這些動物看起來不如其他迪士尼公園里的電子動物那么“真實”。
 
機器人對此一無所知
  居住在波士頓城郊養老院中的72歲的老婦人米麗婭姆給我留下了深刻的印象。她是我關于機器人與老年人的研究中的一位參與者。她穿著寶藍絲綢上衣和修長的黑褲子。雖然表現得既優雅又鎮靜,但她仍然流露出難以抑制的傷感情緒。這一方面是因為她的處境:對于一個曾是波士頓最有名的設計師來說,護理之家是一個荒涼又孤單的地方;另一方面,她的兒子最近和她斷絕了母子關系。他在西海岸有自己的工作和家庭,每次他探望母親的時候,都會與她發生爭執——他覺得她想要的太多,超出了他的承受范圍,F在,米麗婭姆安靜地坐著,輕撫著“帕羅”——一個格陵蘭小海豹形狀的社會型機器人。“帕羅”,日本制造,由于對病人、老人和情緒障礙人士具有表面上的積極效果,因此被廣告商稱為首個“治療型機器人”。“帕羅”能通過傳感器識別人的聲音方向,從而做出眼神交流的動作;它觸覺靈敏,而且有一小部分英語詞匯量來“理解”它的用戶。最重要的是,它能根據用戶對它的態度設定自己的“心靈狀態”。例如,它能識別自己是正在被輕柔撫摸,還是受到了侵犯,F在,有了“帕羅”,米麗婭姆沉醉在自己的白日夢里,小心翼翼地輕撫著機器人的皮毛。
 
  多年臨床醫生的實踐訓練使我相信,人與人之間如果面對類似這樣的情景,可能會起到深度治療身心的效果。通過為他人提供最需要的支持,我們能修復自身的心靈創傷。但是換作一個悲傷的女人和一臺機器人,又應該怎么處理呢?我不知道一只寵物能不能感知米麗婭姆的沮喪和失望。我只知道,在米麗婭姆和她的機器人“帕羅”之間,在某個時刻的確發生了一種顯而易見的聯系,在這個時刻,她得到了寬慰,但機器人其實對此一無所知。雖然米麗婭姆貌似經歷著某種與他人的親密聯系,但她其實還是孤身一人。她的兒子離開了她,所以她尋求來自機器人的安慰,在我看來,這同樣是我們對她的一種拋棄。 
頂一下
(1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篮球比分7m 内部选一肖一码 浙江11选5什么时候开始 广西11选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贵州11选五全部基本走势图 大胆买一肖100%准 已公开 香港正版资料免费大全 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料 2017一码中奖免费公开资料 湖北11选5规则 王中王开奖公开结果免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