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被逼抗日

時間:2016-07-23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冰河 點擊:
狗日的戰爭(全文在線閱讀)> 第二章 被逼抗日
 
  “郭家的,俺日你們娘!”
  老旦拎著一根草叉,一手叉腰站在老井的西邊,指著對面的郭家人,身后是百十號和他一樣的謝家人,鋤頭棍子的都沒空著手。郭家人也大多如此,卻不見了轟死老旦他爹的那門炮,據說被洪水沖爛在菜窖里了。謝家人和郭家人已經吵了一個時辰,數落完了兩邊能記得的典故,又掰扯完了這水必須由哪邊喝的天地道理,口干舌燥失了聲,仍沒能爭出個決議。謝家人嘴笨,郭家人頭呆,雙方要么驢唇不對馬嘴,要么碾盤碾不著狗頭,雙方的女人看著心急,都抱著孩子來摻和了。
  “俺日你娘!你日了半天了,要么就打,要么就滾,你個老雞巴旦,拿個糞叉就裝二郎神,吃尿泥長大的貨,還敢站郭家人前面現眼?想叫陣也看看自己的貨色!要不就叫袁白先生出來評個理。”
  回罵的是郭家人里的浪蕩鬼郭二子。這兩人年齡相仿,見面就要打,打也打不壞,無非這個鼻青,那個臉腫,你把他打過河,他將你打下坡。實在不想拳腳相見了,就隔著老遠扔個土坷垃或是濕牛糞,看誰在村口茅房蹲著,就砸一塊大石頭在糞坑里。打到最后,輸贏倒不在乎了,遂成了玩笑和捉弄,也不知誰勝誰多少,但長得都成了料。老旦娶了老婆生了娃,打得就更少了,平常見面還能點個頭,問一聲吃了沒有。二子是個倒霉的,爹早早病死,只?簧贤掳啄睦夏。二子至今未娶,想娶也沒人嫁給他,他倒也不急,游手好閑等著山上撿兔子,誰家有活就幫一幫,誰家有事就撐撐腰。郭二子有股郭家人沒有的愣頭青的勁兒,要不是他攛掇著,如今的郭家人才不敢拿著棍棒犁鋤來到這兒對陣。
  “袁白先生去縣城了,天經地義的事,讓他評什么理?井水也沒不讓你們喝,帶子河干了,就這么一口救命井,全村人喝水都得有個章法。你郭二子帶人半夜偷水,井里舀得就剩泥湯子,兩天都翻不上水來,這是不是你他娘干的好事?”老旦底氣十足,聲粗臉紅。謝家人齊聲叫陣,棍棒碰得叮叮當當。
  二子瞪眼道:“你放屁!不錯,俺是帶人偷水了,怎么啦?你們早就把好水打了個干凈,俺們再不偷,泥湯子都不剩了,你們謝家家家戶戶都悄悄存下水,水缸恨不得滿得冒出來,還不讓我們郭家人舀點泥湯子?”
  郭家人也齊聲大喊,全然不甘示弱。二子又不屑道:“老旦,你為謝家人充大頭,你算老幾?你老旦的爹不過是扔在這口井邊的沒名沒姓的野種,在村里混成姓謝的留下個你,就敢和郭家人翻臉了?在井邊先掏出你的蛋來照一照,看看你那驢馬玩意到底姓啥?”郭家人哈哈大笑,二子腆著肚子也笑。
  老旦大怒,卻還不了爽嘴,氣急敗壞中解開褲帶就掏出來,指著二子叫:“球!郭二子,見了你爹還不磕頭?”二子一張臉猛地紅了,拎起鋤頭大叫:“老雞巴旦,爺今天劈了你!”
  雙方終于拎家伙開打,呼啦纏在一起,大多數舉著家伙不知打誰,瞄準一個就把棍子叉子耙子舉得老高,帶著暴喝地罵,砸下來卻沒那么狠,狠也是砸在對方的家伙上或者地上,頂多是腿上腰上。他們在帶子河的河道里你追我往,蹚砸起干粉的黃土。熱鬧是熱鬧的,嚇人是嚇人的,卻不似幾十年前那樣殺人了,無來由的憎恨早被更無來由的親近消磨了,上一輩老死不相往來,這一輩早就見面打起招呼。鱉怪兩邊都沒法幫,就站在坡上吹起嗩吶。老旦拎著叉子瞇著眼睛,看見個屁股就扎一下,卻就是看不見二子的屁股,正瞇眼找著,不知哪里掄來一根鎬把,打得他摔了一身土。女人們跑去一邊扎堆看著,說終于打起來了,咱們這腿都站酸了,好多年沒看見械斗了,終于打起來了,男人們很男人了,爺們兒們真爺們兒了。百十人打得暴土揚長,很快就都蓬頭垢面睜不開眼了。郭家人畢竟人少,單打二子是兇的,群架卻占不住便宜,剛要把老旦弄倒,就被人按在地上吃了幾兩土,屁股上挨了無數腳。他是個精靈的,爬起來就向村口跑去。他一跑郭家人就跑了。老旦見二子狼狽,褲子都掉下一半,就拿著叉子去追,謝家人就跟著追了。老旦不明白二子為啥要往村口跑,只知道那有棵百年的老槐樹,二子有一次打不過他,就爬上去沖他撒尿。
  郭家人眨眼就到了樹下,卻站在那兒不動了,也不見二子上樹了。老旦帶著謝家人哇哇叫著沖過去,一個個也愣神了。村口排開幾輛臟兮兮的卡車,旁邊站滿拿槍的老總,他們冷冷地看著這村里跑出的拿著家伙的人,慢慢舉起了槍。
  “這是……干啥哩?”二子慌張地往后退。
  “那是啥?是槍么?”鱉怪在人群里鉆出顆頭。
  “是槍,這是什么老總?”郭老四說。
  “八成是土匪吧?”謝栓子說。
  “瞎說,土匪哪有這么規整的?這是國軍。”一個有見識的說。老旦忙看他一眼,見這人一身一臉的土,早認不得是謝家還是郭家的。
  “啥叫國軍?”謝家人和郭家人都問。
  這時,百步之外傳來一聲暴喝,誰也聽不懂那人喊的是啥,卻見車前的兵們嘩地站直了。那個聲音又喊了一句,就見他們齊刷刷朝這邊走來了,他們走著一樣的步子,蹚得塵土飛揚。為首的是個歪戴帽子的黑大漢,他手里并沒拿槍,卻是一只冒煙的煙鍋,背后插著柄嚇人的大刀,但這些都不如這家伙那張臉讓人害怕,那笑里怎么帶著殺人的樣呢?
  “他娘的,抓兵啦!跑!”
  二子一頭撞在老旦肩上,撥開他發瘋介向村里跑去。老旦等人略微一怔,趕緊扔下東西跟著去了,跑著跑著,后面傳來又一聲暴喝,就看到那些兵們也跑起來了。老旦第一次覺得褲襠里緊巴起來,不由得彎下了腰,捂了腦袋,兩腿捯飭得兔子一般。他看見有根和翠兒站在高處向這邊張望,就奔著他娘倆跑去。
  待回家粗略收拾了值錢的東西,他拉著翠兒和有根跑向村后的小路時,才發現這一切都是徒勞。村后的高坡上站著幾個端槍的兵,陰森森地瞪著下面。謝家人和郭家人都擠在村后,看這架勢又往村西頭跑,卻迎面遇到個端機槍的,照著他們腳下就是一串。眾人聽到這嚇人的槍聲,看見腳下迸出的彈痕,就屁滾尿流地回竄了。幾方的老總們慢慢逼下來,將眾人擠到了剛才火并的那口老井邊上。一個當官樣的家伙抻了抻挺拔的軍裝,踢著青石做的井沿,一個兵搬了個彈藥箱蓋在井上,這軍官就上去了,站穩了說:“村長在哪?保長在哪?”
頂一下
(7)
10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篮球比分7m 捕鱼达人3破解版最新版下载 福建11选5组选3玩法 特肖公式怎么算 湖北新11选5走势图遗漏 精准5码中特绝不改料 马会精准三头中特 王中王期期公开三肖必出 码能组什么 上海11选5专家预测 捕鱼达人官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