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刀尖(第九章 第4節)

時間:2020-02-12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麥家 點擊:
刀尖(全文在線閱讀)   第九章 第4節

  第二天一早,秦時光少見的準時來上班,先在自己辦公室磨蹭一陣,大概是在為討伐我磨牙吧。十分鐘后,他鬼鬼祟祟來到我辦公室,陰陽怪氣喊我一聲,說:“老金,看不出來啊,你藏得深哦。”我抬頭看他一眼,問:“什么事,我藏什么了?”他說:“以前,人人都夸你潔身自好,不近女色,現在怎么想通了,連窩邊的兔子都想吃了?”我說:“有正經事就說,沒事走人,沒看見我有事忙著。”他不走,反而坐下了,說:“當然有事。林秘書讓我轉告你,以后少去找她。”我淡淡地問:“為什么?”他說:“為什么?老金,你也知道,我喜歡她,我追她已經不是一天兩天了,你已經有了靜子園長就別再來我們中間插一杠了,你這樣說不定還會把你扯進班房里去的。”

  我不屑地哼一聲,說:“班房是你開的。”他說:“我哪有這么大本事,但我相信靜子園長有這本事,她要知道你背后在勾引其他女人,一定饒不了你。據我所知,你們的關系已經很不尋常。”我問:“怎么個不尋常?”他說:“你自己知道。”我說:“我不知道,說來聽聽。”他說:“嘿,聽說你們都在外面開房同床了,還尋常嗎?”我故作一驚,問:“你怎么知道的?是誰跟你說的?”他說:“要想人不知,除非己莫為。”我說:“不,一定是野夫機關長告訴你的,這事只有他一個人知道。”

  他嘻笑著說:“現在還有我知道。”

  我故意停下來想一想,然后像突然大悟似的,猛拍一記桌子,罵他:“媽的,秦時光,原來是你!”他嚇了一跳,問:“什么是我?”我說:“在野夫機關長那兒告我惡狀的人是你!他媽的我一直在想到底是哪個王八蛋這么缺德,到野夫機關長那兒砸我黑磚,說我是軍統的特工,原來是你!”他說:“老金,你胡說什么,我從來沒……”我沖到他跟前,厲聲喝道:“別敢做不敢當!除了你不可能有第二個人!”他說:“你憑什么這么亂指責我,老金,明人不做暗事,我們相處這么久,你還不了解我……”我說:“是,我以前一直以為是了解你的,可你做的事讓我無法理解!”他說:“我什么事也沒做,老金,你別冤枉我……”我勃然大怒,上去揪住他前領,“走!跟我走,我們去找機關長,到底是我冤枉了你還是你誣告了我。走啊,怕什么,走啊!”

  我拖著他走,來到走廊上,故意把動作、聲響弄得很大,讓大家出來看熱鬧。我一般不對人發火,是為了有良好的人緣便于開展工作,但這一次我要讓大家都看清楚我是怎么發火的。果然,小青、李秘書等一些人都相繼出來,有的圍看,有的來勸我。我則變得更加來勁,出口大罵:“媽的,你不就是想當處長嘛,我擋了你的路是不是,你就這么不擇手段要把我往死里整,你還是人嘛,你是畜生!良心是黑的,我們一個鍋里吃了這么久的飯,你整天上班吊兒郎當的,我去哪里說過你一個‘不’字?可是你,睜眼說瞎話,說我是蔣匪,把我往死里整!”

  樓上的人也下樓來觀戰,走廊上到處都是人,交頭接耳,嘰嘰喳喳,跟菜市場似的。今天胖子不在家,我等著俞猴子下來。果然,他下來了,看我倆這架勢,差不多都要打起來了,他一聲斷喝:“都給我閉嘴!像什么話,上班時間大吵大鬧。秦時光,回你的辦公室去!金處長,到底怎么回事。”我正欲說什么,他說:“跟我走,去辦公室說。”

  我跟著他上樓,一進他辦公室,我就來了個先聲奪人:“俞局長,我沒法干了,局長沒在家,我先跟你說,我不干了!我要回家!”他給我拉了張凳子,“坐吧,有話好好說,什么事。”我說:“秦時光到野夫那兒告我的惡狀,說我是重慶的內賊,荒唐!想當處長也不能這么黑心啊,他這不是要當處長,是要我的命!”他說:“有這回事?”我說:“你去問他吧,我反正不干了,沒法干了!我這就回家,等你們把事情搞清楚了再說!”說罷,我真的掉頭走了,擺出一副去意已決的架勢。

  我正在辦公室收拾東西,繼續表演著憤怒和決絕。不出所料,俞猴子帶著秦時光進來了,“金處長,你這是干嗎呢?”俞猴子問。“我要走,我要給自己留條命。”我頭也不抬,一邊收拾東西一邊說:“我走,再呆下去要丟命的!”我抬頭特別地看了秦時光一眼,對他說,“我不干了,把處長讓出來給你行了吧?”秦時光臉一紅,說:“老金你誤會了,我絕對不會做對不起你的事。”我大聲說:“你把我往火坑里推當然不叫對不起,叫什么?叫傷天害理!”秦時光說:“老金,我沒有……”訕訕的樣子。我說:“有沒有你自己知道。”他說:“沒有,真的沒有。”俞猴子過來勸我別收拾東西,“金處長,昕我說,他有沒有做什么我們下來會進行調查的,現在你聽我一句勸,別走,就算他誣告你,人家現在專門上門來對你道歉了,你也應該給人家一個改正錯誤的機會。天不打賠禮人,你是一處之長,要大度一點,你們以前合作得很好嘛,不要因為一點小事把好好的過去一筆勾銷了。人嘛,總是會有矛盾的,有矛盾不可怕,可怕的是把矛盾激化了。”轉頭給秦時光一個眼色,秦時光立即給我遞上一根煙,說:“老金,來,抽根煙,消消氣。我啊,你知道的,有時說話不太注意,容易被人利用。我可以對天發誓,你是我心中的大哥,我一向敬重你,我有什么不是不對你要原諒我。你是處長大人,大人不記小人過,我是個粗人,你跟我生氣犯不著。”云云。這就是秦時光,該軟的時候能軟,當孫子也不在話下。俞猴子看我又要對秦說什么,用眼神制止我,掉頭訓斥仍然有話要說的秦時光:“行了,別說那么多,你愛說我還不愛聽。嘴上說的都沒有用,我警告你,以前你做過什么可以原諒,關鍵是以后,不要再有下一次了,否則走的不是金處長,而是你!”

  這一仗以我大獲全勝告終。

  就這樣,在我最危急的關頭,林嬰嬰及時拯救了我,同時我們瀕臨破裂的關系也得到了挽救。很難想象,如果沒有這件事,我們的關系會怎么發展,現在則很容易想象了:我在林嬰嬰面前無險可守,似乎也只有“任她擺布”了。

  這天下班,我和小李、小青等人一同走出保安局大門,看見林嬰嬰在街對面的小車上,搖下車窗,探頭對我招手,讓我過去。我過去,問她什么事。她說:“你是回家吧,我送你一程。”我說:“不必了,我今天不回家。”她說:“別騙我,上車吧。”我說:“真的,晚上我要請人吃飯。”她問:“請誰?按說你該請我吃飯才是。”說著她像想起什么似的,“噢,我知道了,你一定是請靜子小姐吃飯,對對對,你今天應該請她吃飯,就像我,應該去安慰安慰四眼狗一樣。不過晚上我也想見你,我們都快一點結束吧,八點鐘,我在你兒子的學校門口等你。”她的態度里多了一種不容商量的味道。我心里有些不甘,問:“什么事?”她答:“大事。”未等我表示可否,便叫車開走了。

  八點整,我準時趕到兒子學校門口,不一會林嬰嬰的小車停在我身邊。我上了車,她象征性地沖我嗅了嗅,不正經地說:“嗯,一身酒氣,看來靜子是準備把你灌醉又同你歡度良宵的,對不起,我壞了你們的好事。”我說:“你胡扯什么,我根本就沒跟靜子在一起。”她問:“你不是晚上請人家吃飯嘛。”我說:“請人吃飯是沒錯,但不是靜子。”

  我請的是劉小穎母子倆。很奇怪,自從和靜子有了肌膚之親后,我心里一直覺得對不起一個人——劉小穎。我不知道這和“愛”有多大關系,我只知道我很愧疚,我想用這種方式來表達我的愧疚,讓我心里稍感安慰?墒,效果并不好,山山高興得上躥下跳,小嘴巴歡歡地說個不停,劉小穎則沉默不語,老是低著頭吃東西。東西也吃得不多,沒吃一會就放下筷子,我讓她多吃些,她一味地搖頭。我想談點兒溫暖的話題,可她一點兒也提不起興趣,像受罪似的。我只好逗山山玩,一邊喝了幾口悶酒。最后,我吃驚地發現,劉小穎的兩腮上,一邊掛著一顆飽滿的淚珠。

  “你請的到底是誰?”林嬰嬰問我。我說:“你問的太多了,難道我必須告訴你嗎?”她跺跺腳說:“你可以不告訴我,可是你今天必須要見靜子,要請她吃飯,你剛才是不是真的沒有跟她在一起?”我說:“是的。”她一聽急了,朝司機喊:“回頭。”司機問:“去哪里?”她說:“幼兒園。”我有些惱火,我不想受她支配,讓司機別掉頭。她對我解釋道:“今天最大的事也沒有去見靜子重要,你不是口口聲聲說靜子是個好女人嘛,她不是夫子廟里的野雞,天亮就分手,分了手就沒個念想的。我敢說,她今天一天都在等你的消息,等你去約她出來,可你卻居然在請另一個女人吃飯,不可思議!這不是明擺的要讓人家懷疑你別有用心嘛。”我懶懶地說:“你說的道理我都知道,我也想過,可是……”她說:“沒有可是,你今天必須要去見她,不是為我,是為你自己,為你自己圓昨天晚上的場。”說著從皮夾里摸出一對耳飾遞給我,“呶,送給她,它可以為你的謊言增加可信度,你就說兒子生病了,去了趟醫院,耽誤了。”我拿在手上,無語。她讓司機快點開,好像去遲了,我又有什么危險的把柄要被人揪住似的。這還不夠,她還要叮囑我:“到時候你見到她應該顯得很急切的樣子擁抱她、親吻她,這比說什么都好,說什么都容易露出破綻。”我心想,你到底是什么人,一個大姑娘說這些不難為情嗎?同時我又不得不承認,她說的這些都沒有錯。
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篮球比分7m 北京28线上下载 怎么买股票详细步骤视频 期货配资玩法 快乐十分如何买最赚钱 美年大股票代码 大发快三1分钟全天计划 广西快乐十分实时走势 股票发行债券是利好 内蒙古11选五5开奖走势 天津十一选五五直选走势图