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窮忙族與窗邊族

時間:2020-02-03來源:網友提供 作者:羅振宇 點擊:
窮忙族與窗邊族

 
  日本人當年很重視IT。1981年的時候,日本人提出了一個偉大的第五代計算機計劃。日本財政撥款8.5億美元,開始實施這個計劃,一心想要超過美國人。但是隨后的十年間,日本人發現這個計劃太大了,最終失敗了。
 
  為什么失敗了?不是日本人不重視,也不是投入不夠,而是市場經濟賦予企業的這種生生死死的自然節奏,日本人頑固地不去遵守。美國人是怎么搞IT革命的?20世紀80年代初,美國市場上的巨無霸是一些汽車企業,是通用、福特、克萊斯勒,隨后就變成了英特爾和微軟,再隨后就變成了像谷歌、亞馬遜、Facebook這樣的公司。正是靠這種公司的方生方死,舊的、大的死掉,產生新的,新的再由小變大,完成了這一次偉大的IT革命。
 
  而日本人的企業卻始終不死。我小時候看電視廣告,出現的是索尼、松下這些公司,現在還是這些公司?鬃诱f過一句話,叫“老而不死,是為賊”。對,它們就是禍害。
 
  當大公司要追求所謂的永續經營、基業長青的時候,它們就會成為社會的禍害。而日本上上下下的文化氛圍,真的就打造出了一批禍害。
 
  日本有一個藝術家叫村上隆,他講過一句很著名的話:“日本這個國家什么都有,就沒有一樣東西,那就是希望。”什么叫希望?希望就是未來的不確定性。如果未來非常美好,但它是有確定性的,那它也不會帶來任何希望。
 
  很多中國人從日本回來后的感受是:日本什么都好,就是有一點,你不可能創業,整個社會沒有給創新、創業留下任何縫隙。舉目四望,這個社會已經成熟到了一定程度,所有可干的事情大企業們都包了,你唯一可以選擇的生存方式,就是進入職場,最好是進入大企業,然后熬年頭。
 
  在日本某家大公司的網頁上赫然寫著一段話:“我們歡迎變革,我們確實需要變革。但是,我們需要的不是那種任由市場作祟的變革,我們需要的是那種溫情脈脈的、讓所有人感覺到安定、安心的變革。”
 
  這還叫變革嗎?就拿我們中國來說,前些年,有些上海朋友在討論:“為什么阿里巴巴這樣的公司不出在我們大上海?我們這個地方的經商環境多好啊。”
 
  對,就是因為所謂的環境太好了、太規范了。一個剛剛開始發展的電商公司,難免有一點點不規范,你一會兒工商來查,一會兒稅務來查,一會兒消防來查,它還怎么發展呢?所以,很多電商公司只好跑到離上海這個規范的環境遠一點兒的地方,比如杭州。
 
  日本的這套制度,最悲哀的地方就是它付出了巨大的代價,而它追求的那個東西又沒有追求到。前面我們講的那個大公司要改革,但需要的是那種安定、安心的改革,可是他們得到安定、安心了嗎?沒有。
 
  很多日本企業越來越強烈地意識到終身雇傭制搞不下去了,所以它們正常的反應就是,原來的老員工存量不動,但是增量——也就是新員工,對不起,你們改叫臨時工吧。佳能公司后來任命了一個CEO,叫御手洗富士夫,他上任之后就裁了1萬人。日本社會當即就炸了鍋,不是說好的終身雇傭制嗎?你怎么能裁人呢?御手洗說:“你們看清楚了,我可沒有裁正式員工,我裁的都是臨時工。”其實市場經濟規律還是在起作用的。
 
  由此,日本社會就釀成了一個族群,叫“窮忙族”。他們找不到正式工作,一會兒在這兒打個零工,一會兒又到那兒打個零工,但是他們都有一顆向往穩定的心,都向往有一份穩定的工作。所以,雖然大企業釋放出了大量的社會邊緣人,但是他們卻不可能成為社會創新力的來源。
 
  那些大公司里面年過50歲、已經喪失創造力的人怎么辦呢?企業就把窗邊的一排位置給他們騰出來,那可是最好的位置,可以看得到窗外的風景,讓他們喝喝茶、看看報紙,度過職業生涯的最后幾年就算了。這幫人被稱為“窗邊族”。
 
  于是,窮忙族和窗邊族這一對大寶貝,構成了日本經濟的癌癥。你可能會說,日本人求仁得仁,有何怨乎?我們就愿意付出這樣的代價,來換得社會的安定?墒堑玫竭@個結果了嗎?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欄目列表
篮球比分7m 六会彩管家婆精选全年资料 广西11选5走 青海11选5前3走势图 11选5赚钱方法 香港最准一肖中特公开选料1 捕鸟达人 辽宁11选5前三组选走势图 安徽快3技巧 宁夏11选5哪里可以投注 北京11选5玩法