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楓軒原創文學網 - 純凈的綠色文學家園 !

雨楓軒

夢歸西大(散文)

時間:2019-12-16來源:本站原創 作者:馮子平 點擊:
      每次出差到省城西安,都要來到西大門口久久仰望,好像昨天還穿著一雙拖鞋,在校園里來回轉悠。掘指算去,已是杳然難覓的幾十個春秋了。徑直走向那十分熟悉的校門,卻受到校門口保安員聲聲盤問,情怯門外,那種自居對西大主人翁意識,受到了深深傷害。
      記得那年秋天,沉甸甸的一天下午,一個土里土氣的鄉八佬被接生車送進了西大。于是,四年時間一年又一年地教化我,塑造著我。那時,我覺得自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人,西北大學是一間歷史悠久的名牌大學。第一次拿著碗筷上學生大食堂,第一次登上上下鋪的上層,整夜整夜地睡不著覺,想著不易踏上的黃金路該怎么走。
      第一次走進圖書館,看到那排山似的書,激動的心怦怦直跳。見世面太小了,原來只聽說過的《三國演義》《紅樓夢》《水滸》《西游記》,今天都在書架上排放著。象以前從田間勞動歸來,面對著飯菜虔誠地在衣服上蹭了蹭兩下手一樣,我竟又虔誠地在衣服上蹭了蹭手把書小心拿到手里,且還不住地看那一臉嚴肅的圖書管理員。讀啊讀,一本接著一本,四年還未把圖書館的書讀完一架。從上大學的第一天起,就想入非非地當一位作家。四年的折騰,磨練著意志,沉淀著體驗。記得報刊上把自己的文章變成鉛字,便笑咪咪地拿著報刊,走進復印室,復印上幾份寄給親朋好友。
      那年春天,天下著細蒙蒙的雨,我領到八十四元稿費,幸福地站在校園里。忽然,一位同班女生走了過來,她撐著一把漂亮的花傘,問我干什么?我又覺得臉紅,沒有告訴她。只見她把雨傘移到我的頭頂上為我遮雨,我覺得害羞,甚至有些靦腆。從沒想過,大學四年后,就是這位女同學成了我風雨交加里的患難知己。后來,當我的散文《悸動的心》在文學報上發表后,被兩家雜志轉載的消息傳開,全班同學掌聲雷鳴。特別是南方來的同學念人,他是廣東文藝界最年輕的散文作家。念人看到我這篇散文寫得不錯,有一定的散文寫作功底,于是,他就大力鼓勵我從事散文創作,并親自為我所寫的散文進行修改指正,使我的散文不斷在報刊上發表。從此,我也漸漸與散文結下了緣。
      在大學,我學的專業是中文系,同學們學習熱情很高,好像中文系就是培養作家的搖藍,天天都搶著到閱覽室去讀書,人人都胸懷大志且自命不凡。有的同學讀諾貝爾文學全集,有的讀東西方名著,有的在寫詩歌、寫散文、寫小說,有的組辦文學社。那個四川的同學竟把第一份作品寄給《人民日報》主編,可主編從沒給他回過半個字。對此,一大批投稿者一天比一天少,后來,他們大部分退出這場轟轟烈烈的馬拉松賽,跌入到無限悵惘和迷茫里。他們怨天怨地,怨生不逢時,一提起寫作就唉聲嘆氣,一提起投稿就說投稿者傻太累,其實在每個人心里是多么希望生活會有個好轉機。
      那人生的轉機是什么?回憶起在西大的學生宿舍,那是冬天,一下子覺得不寒而栗。帶著個薄被真不暖和,又不想穿那土里土氣的棉襖,大雪天里只穿件毛衣。四年四個冬天,四年經常感冒,常在外面穿一件舊風衣到處游逛,心卻極度的寂寞。
      西安,我確是無人可找,無親可串,逛完了就蜷縮在床上,仍然念念有詞地讀著文學。床鋪上的那個同學是西南人,四個冬天,只穿一條線褲子與牛仔褲縮到腰到處奔波。我擔心地問他冷不?他說不冷,可幾次我見他青鼻豆兒不能自拔卻一本的滿不在乎。人家吃飯的時候,他躺在床上把一本本的書讀。記得最清楚的是,他有一次拿著本艾略特的《四十四重奏》,熱情地朗誦那首著名的《荒原》,他的內心里充滿了巨大的渴望。這渴望與失望交織了整整四年。我想念那些曾經為我抄過稿的同窗,想念和我一起談天說地的同學,即使今天沒有成功,心里的惦念總是那么熾熱。
      心似雙絲網,中有千千結。每每向著點點燈火,追憶著逝去的時光,逝去的良辰美景,也在遺憾著,深深地遺憾著在那良辰美景中的虛度。該用的功沒有用,該念的書沒有念好。待到知道做學問的時候,大學畢業漸近尾聲。西北大學已把我們推向最后的門檻。為了友情哭著戀著,為了分配鬧著罵著?梢磺卸歼^去了,西北大學永在我們的心中。
      當我們走向社會,程咬金的三板斧往往經不起推敲,大庭廣眾之下弄了個面紅耳赤,人稱膚淺,又稱輕浮。此時此刻,想起大學的時光該是那么寶貴!人生不再,滄桑漸添。
      西大,給我們留下了難盡的感情。就是在夢中,也往往把我帶回西大……

作品集馮子平 責任編輯:秋雨楓
頂一下
(0)
0%
踩一下
(0)
0%
------分隔線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相關文章
欄目列表
篮球比分7m 辽宁快乐12分布走势图 江苏快三一定牛 一分钟的十一选五 医药板块有哪些股票 排列5中奖规则及奖金 陕西11选5前三4码遗漏 吉林快三预测和推荐 江苏十一选五开奖 陕西11选5一定牛 山东11选5第18080631期